金鹰laa

男儿不展风云志,空负天生八尺身。

何小婷是怪咖:

在这样的下午,

我不再关心亭台楼阁的变迁,

不想查究人类哀容底事,

也不愿把任何俗务摆上心头。


很多地方的景致让人如梦似幻,

却还有梦醒时分。


但唯有长沙恰似一场无尽的梦,

无限延伸着,卻又随时给人惊喜。

谢国衡:

 黄昏的富士

位于山梨县的富士山,有五个湖,八个池塘围绕着她,可以在不同的方位拍摄,这是在黄昏时段,在河口湖北边向南拍摄,右侧光,阳光打在富士山的右边,如果拍早上富士山倒影,就要到湖的南边向北拍摄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