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鹰laa

男儿不展风云志,空负天生八尺身。

嘉谟:

“人潮仍是漫无目的地向目的地散去
   忙碌着 无为着 继续
   等待着谁能够将我的心房轻轻叩击
   即使是你 也仅仅驻足了片刻便离去
   想着或许 下个路口会有谁与我相遇
   哪怕只 一瞬的 奇迹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 《世末歌者》

 @Max Lab 

blbc:

波密岗村,民居散布在高山峡谷的斜坡地带,色彩亮丽而错落有致,美丽乡村的又一诠释

blbc:

波密有“西藏瑞士”之誉,常年受印度洋暖湿气流滋润,具有某种江南的气候特点,不仅仅有桃花油菜花格桑花,更因为无数点缀于美丽山水之间的村寨,展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、人们安祥静谧生活的理想境界;一组达兴村的田园风光,不带任何人为雕琢,给你诠释传说中的世外桃源

潘潘安:

达蒙·加尔格特说:回忆即虚构。我觉得修片也未尝不是一种“虚构”,一种掺入了真实、回忆、审美、情感与预期的虚构。虚构是考验想象力的。(糖舍,阳朔)